主页 > 安全探险 >一年经手 500 亿作品,艺品神祕保镳曝光 >
一年经手 500 亿作品,艺品神祕保镳曝光
2020-06-14 阅读:145
一年经手 500 亿作品,艺品神祕保镳曝光

5 月 17 日清晨 7 点,11 位穿着黑色 Polo 衫的师傅,正忙着从南山广场卸货区,把一件件画作搬到 3 楼展览厅。师傅戴上白手套,小心翼翼从箱子拿出画作,两人从两旁抬起画,一人爬上楼梯、吊挂钩,还有一人站在 2、3 公尺远的雷射水平仪旁指挥:「右钩往上移 2 公分,左钩往外移 0.5 公分……」

这张画,是艺术大师赵无极的油画《他方》,价值约 2 亿元,挂好后,师傅开始打灯,特意用黄光让画面观赏起来感觉更舒服。这是全球第三大国际拍卖行富艺斯(Phillips)的拍前预展,同场展出的,还包括奈良美智、安迪‧沃荷等人作品,总市值超过 9 亿元。

这群黑衣人是翔辉运通员工,也是近来台湾各式艺术展览背后最常见的神祕团队。他们一手包办艺术品报关、运输、布展与卸展,是这些艺术品的最佳「保镳」。

「我们每年运送的艺术品,大约有 3 万到 5 万件,市值超过 500 亿!」翔辉运通董事总经理黄泽民(见首图)说,翔辉去年营收逾 2 亿元,是台湾专做艺术品物流中规模最大,包括苏富比、佳士得、故宫博物院、台北市立美术馆等单位,甚至元大文教基金会董事马维建等蒐藏家,都是翔辉的客户。

聚焦高门槛艺术物流
报关、包装、布展全包办

中华民国物流协会理事长王清风说,台湾物流公司有数千家,专门的艺术物流公司却只有十几家,主因是艺术品总货量不多,又常牵涉到包装、报关等特殊环节,专业门槛较高,当然,艺术品价值高、运送风险大,相较一般物流,获利空间也较好。

黄泽民原本在外商物流公司工作,2005 年加入翔辉,决定将业务聚焦在艺术物流,「我们一开始先锁定公部门标案,在 2007 年就拿下七成公部门标案」,打出名声后,再开始顺势抢入拍卖行、画廊、博览会、蒐藏家等市场。目前在台湾约有 45 个员工、香港则有 15 人。

翔辉能崛起,靠的是把「劳务」生意变「服务」,比如,它能处理大规模跨国运送艺术品。「我们在全球有近 300 个合作物流 agent(代理商),公司有 5 个人分时区在维持跟 agent 的关係」,黄泽民说,而且在台湾、香港都有自己的仓库。熟悉跨国展览的独立策展人胡永芬说,跟国外馆方合作时,通常对方会有指定的物流公司,几乎所有公司,翔辉都有跟他们合作,这让展览主办者省下不少麻烦。

整个运送过程中,处处都是眉角,都需要细工。

曾运米勒《拾穗》
怕伤颜料,包装用 3 层木箱

翔辉曾运过米勒《拾穗》跟《晚祷》两件名画,「这类作品会订製 3 层木箱,里面还有缓冲材、发泡绵软垫、海绵衬垫等等;画包好了,还会用吸水纸、塑胶布、网袋,固定在飞机的行李盘,进飞机之后,再用扣环固定,这叫做『打盘』。」黄泽民说,打盘若没做好,可能会因飞行期间震动,造成画作颜料损害。

为了分散风险,画作要搭不同航班来台,落地后,翔辉再出动有温控气垫的卡车接画,车内温度保持在摄氏 18 到 22 度,避免太冷、太热或大力震动,造成油画的颜料损伤。还得协调航空警察队、国道警察局、台北市警察局等三方来押运。抵达展览现场后,静置 24 小时再拆箱,避免名画因压力跟温度变动而表面龟裂。

拆开作品包装之后,是另一道工的开始。

翔辉要挂画,并负责打灯。最资深的员工陈益单,师承灯光大师何仲昌,他说明,打灯首先要看场地的墙面颜色,白墙不打白灯,以免刺眼,再是看作品颜色,通常深色作品打白灯、淡色作品打黄灯;如果是很大幅的画,则用左灯打右边、右灯打左边,交叉呈现,让观赏起来感觉更舒服。

富艺斯总监李美玲说,布展分秒必争,因为展场租金很贵,物流公司提供的布展服务与速度,会变得很重要。

客户有私人蒐藏家
要派熟面孔,还得防滴汗

他们还有到蒐藏家家里运画、挂画的服务。陈益单说,有不少蒐藏家会每个月或每季更换展示在客厅的艺术品,事前,他们得先跟管家确认所有细节。

现场也有注意事项,「蒐藏家非常注重隐私,最好派熟面孔去,脱了鞋子也要戴脚套;夏天难免会流汗,毛巾要随身,汗千万不能滴下来!」陈益单说。

有时运骨董,客户会要求要先拜拜,这时就得朝展场外或家门口拜拜、烧银纸。陈益单说,他也曾搬过称为台湾国宝的「柯象木乃伊」(注:晚清人物,至今肉身不腐),像这种就要先掷筊,而且要戴医疗用乳胶手套,才能完全隔绝搬运者跟木乃伊,保护双方,「所有的艺术品,都要当做自己的东西看待,有这个心态,才会做好。」

黄泽民细算,从接单到案子结束,总共有一千多个工作细节,「我们就把工作拆解做 SOP(标準作业流程),把 KPI(关键绩效指标)订出来,还转化成教育训练内容。」

6 年前开始,翔辉开始做「饭店服务」,包括寒舍艾美、寒舍艾丽、文华东方等,都是它的客户,这些饭店会定时更换展示的艺术品,翔辉就负责存仓、上架、清洁与维修等,「如果(要挂的)比较高,就要出动高空作业车,整个外包给我们,饭店也比较方便。」黄泽民说,如今台湾饭店结合艺术的比例越来越高,这是成长中的市场。

每年加薪、分利
固守艺术物流根本:人

细腻的操作,需要高品质人力,黄泽民的做法是,分利。「我告诉大家,事情做好一点,从『劳务』进化到『服务』,大家的待遇就能比同业高,每年都调薪,也有人年薪破百(万元)!公司同仁的平均年资在 8~10 年,流动率低于 10%。」

为了深耕艺术圈,黄泽民不但自己持续蒐藏、在拍卖会买画,也将内湖仓库拨出空间来展示画作,甚至在今年初的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,举办 VIP 之夜,邀请熟识的蒐藏家与艺术机构参与,展现人脉。

当然,翔辉成在专业力,挑战也在专业师傅的断层。黄泽民坦言,翔辉这几年来陆续有 3 个人自己出去创业。为求因应,他一方面持续招募新生代培养;另一方面,也寻找新的获利可能,例如把工作流程内容更具体输出、商品化,这份工作流程教学,前阵子以 100 万人民币的价格,卖给中国同业。

翔辉的崛起过程中,看着同业开始做其他品项的物流、或做起搬家业务,黄泽民却没有动摇过。对他而言,把别人不专注的小事努力升级,就是机会;而把别人做不到的事情专心做好,则是利基,这是最宝贵的竞争力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