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时政学者 >手写日记六月张万康 >
手写日记六月张万康
2020-07-10 阅读:868
手写日记六月张万康 六月一日 天气袂䆀 勇士、骑士第一场

五月廿九日火箭输掉第七场。我闷闷不乐,如今总算抛开。
哈登打球,我看不上。但希望决赛有新的对阵组合。之前火箭V.S.爵士我支持的是后者。
基本上我对球赛时常挺的是弱队。对世界杯足球赛也是,支持的大多是所谓第三世界国家的队伍。四年前我买了一件阿尔及利亚的球衣。
06年我买的是南韩的球衣,在衣角印有韩文「斗魂」二字。
对球赛我没有政治正确或不正确。我有我认为的一种「歪确」。


手写日记六月张万康 六月二日 晴时多云偶阵雨の天气多元

前阵子,在兴隆路三段,傍晚,我一个人搭上一部计程车。发现司机的个资卡上,姓名叫张台客。我看了喜出望外,很想跟运匠大哥讨论他这个伟大的名字。突然却敏感起来,怕冒犯、尴尬,甚至怕成了歧视,所以我只忍笑偷拍……(假装滑手机,但拍下个资卡。)

隔天,我才发现手机照片中的人名,不是台客,而是台容。

我把这件事告诉了万妈(就是我妈),过了两三週后,也就是昨晚,她开心的跟我说:「好巧,我也搭到张台容的车。」 确实,我和她上车的时间、地点都差不多,且都是搭短程返家(大约100元而已),但都是用路边招车,当时是下班尖峰时段,大马路上车水马龙,合着这种机率仍是微乎其微的。

问题是,”他”知道我们那幺爱他吗?


手写日记六月张万康

六月三日 夜半 一轮明月

有月光,很好。

昨天下午社区一部修理纱窗的广播车经过,乾脆请这师傅入内修两片纱窗、纱门。

快弄完时,因为一块卸下的玻璃板该不该委请师傅帮忙运走,我苦思良久。……

我若坚持,他愿意的,但他一直建议我留下它。此物无法做资源回收,他带走得当垃圾丢。他建议我用之当写字台。说这是强化玻璃,多好。

为此我挣扎老半天,想到是否留下它以后当油画调色盘(放屁,我不想画画)。更要紧的是可以用来挡一个老鼠洞(虽然已经有东西挡了,但可备用)……

它该走该留?一如淮海战役,杜聿明将军在徐州该走该留?……我脑洞炸开,中于下了决定————留。

师傅一走,我立刻虚脱狂睡。很坎。

醒来后发现左脚背被玻璃割伤一个小口子。


手写日记六月张万康

82=64六月四日.晴朗

在我姊知晓の夏日清晨,她叫醒我说:「镇压了……」当时是29年前,我大三。我翻身而起,两人一起看电视台的晨间新闻。

这事闹了两个月,心理时间上更不止。天天是波澜壮阔。接近事发的那几天,实在紧张,高度紧绷。身为观众的我(们),急啊……到底散不散,到底会不会镇压。那几日,部队每日有一拨人开进京城。电视画面传来人民拦下军卡痛飙。看了感人。

僵持,拉锯……
终于开枪了。我们很激动。我赶去李安振同学的住处,我俩自费买了海报纸、麦克笔,写了多张海报张贴校园,其中一张我写:「有人挡下一部坦克」

~~~~多少年过去了。只可惜当年忘了写一张:「学生说要共存亡,领导班子全跑光。」

原本今天想写君岛美绪有多美。
人都会变。希望她不会变庸俗。以前我喜欢过叶山瞳,她片子越拍越多后,笑容变得叫我不适应。还为她写过诗,有点小后悔。

(图说):挡下坦克の人很了不起。停下坦克の人也了不起。


手写日记六月张万康 六月五日 晴,还行。週二

这週是我的复健週。热敷后,医师帮我针灸,我得趴上一张“马桶床”。整个大体摊放。这种床有一个“马桶洞”。让脸埋入后,好像进入某种没有时间(或时空旅行)的洨宇宙。万奈俱局。安安静静。似乎可以听见远方海豚的嘎嘎声纳。

我觉得,卡在马桶洞里的那张脸,此时若用一个镜头从下往上仰拍,任谁的丑脸也会清秀起来。 只因薇(为)一个人的入定,亦是万物的入灭。


手写日记六月张万康

六月六日 丑时 雨夜花(她是不是禅师)

针灸的时候又到了。
前天医师下了17针,昨天下了26针。这些小针把我给钉住,让我想到法术的戳纸人。此时,如果一个镜头鸟瞰拍下来,那幺我感到命运就是这幺回事儿。在这狭窄的空间中,并不可怜,也不乏味。它是一种温柔的无聊。此时,我感觉人与命运是可以相溶的。

由于下针后动弹不得,一动必痛,忽然想到,这时发生地震怎幺办?谁来拔针救我,还是我该大气魄轻鬆的死?这下我是被石头压烂,还是石头压到针又把我刺死?

复健诊所的小姐是一个说话娃娃音的女孩(或说少妇;若妻)。她来拔针时我问了她这个问题:「如果针灸到一半,地震来的时候怎办?」
她咯咯脆笑,立马就回道:「那就等地震停啊。」

(禅宗讲究留白,所以这里要空下来这样。)


手写日记六月张万康 六月七日‧郭静の歌声の天气

◎我爱法网胜过法网恢恢的台湾。我是指四大公开赛的法网。我爱法国的红土,如果你过法国或巴黎会爱上红土的景观;没去过,也爱。这两天是法网八强。

◎我讨厌费德勒,这个人一看就噁心。喜欢他的人绝对不懂网球,就跟喜欢科比的人亦不懂真正的篮球是差不多的意思。

◎以前我提倡过一个观念,或说境界:「你要溶入。」这是对宅男癡汉的美学奉劝。如果你想避免自身因为孤寂、隔绝、自闭而演化成病态或变态,你在看AV时必须拥有一种溶入的心地。连续杀人魔没有生活,没有人际关係,他们的脸书有两个讚就算多。我推测他们清一色是处男。他们甚至不敢看A片,只因痛心疾首一个清新的少女或淑女竟堕落至此。

◎溶入,是一种昇华。你要进去那个画面,无违和,无隔。把男优女优的动作反应神情与你合而为一,想离开电脑也无法度。给钉住,安住。或云入定,涅槃,与他们与他们化在一起。当你具备这种能力后,你很可能终于体会什幺叫善良。不光是性与能量的启动,而是你变得善良起来。不光是驯化你的戾气,而是你昇华了。你会开始懂感觉,会发现一个普通百姓也可以启发你。人要接纳自己是一个普通人,时而不是那幺容易的。杀人魔、炸弹客不甘寂寞或怀才不遇。他们该有个洞悉,你是在跟死神赌运彩,如果你的讚超过2.5个,你反而是输家;而你的讚若低于2.5,那幺你要珍惜你的愚昧。

◎AV女优的漫长访谈,没有配乐、音效,以正面示人,除了自己の声音,只有画外音(天界)の提问者。然后一镜到底。比艺术电影空灵且天然。艺术电影太装了。


手写日记六月张万康

六月八日,晴

◎傅达仁走了。有一句我不确定是不是他说的,「意思到了!」我很喜欢这句。是说球队打得很好、很顺、很对,只是没进。天意,非战之罪。很美。

◎昨天写到「你要溶入」的重要。再看AV时,溶入动作、反应、神情的重要。这是对美的基本洗涤。或许提到美太封建?——并非。就是这样没错的。

后来我进一步升级。
渐渐我开始相信AV的剧情。那些荒诞的发生状况,我亦溶入而信之。不光只限于性的动作与亢奋上。这些事是真的。
反观,脸书上人们的一切言论,包括转各平台的文章,只要出现在脸书上,我都认为假。在那些不老实的文字背后,大家还彼此监控呢。……不假也虚。
「相信」AV是真情实事而享受之,悠游之,这个能力,情趣,要有。这样你才会在。

不过,公车癡汉、时间暂时停止,我几乎不看。因为这种创意败德、太假吗?总之噁人与笨蛋才看吧。没劲儿。————

(置左直书:)
君岛美绪说:「一开始的温柔很重要。」在一次群交时她回答镜头外的提问者。


手写日记六月张万康 六月九日 nba会4-0吗

昨下午在我们家附近的小8 café,店员小杰忽嚷说我貌似一大陆男艺人,但他一时想不起是谁,等等会告诉我是谁。我说,大陆有13、4亿人口。然后他先去工作。
此时不知为何我脑海中出现霍建华的影像。虽然我长得不像他。可能因为中午看到一支林心如拍的CF。
我对林无感,无好恶可言。
霍建华姓霍,好险,这样整个姓名就不菜市场了。我有个朋友姓俞名世豪,这好像更惊险了。
忽而又想到,小杰(才)25、6岁,有些事没赶上,会不会把在对岸活动的台湾艺人误认为大陆艺人了。
忽又想起电影Lady Bird,女主角跑去一有豪宅参观,里面有张雷根总统的电影海报,打扮成西部牛仔。女主角是高中生,还小,她看了笑说:「这是啥KUSO啊,哇哈哈……」身为女主人的老妪讷讷回答:「这是真的耶。」意即小青年不懂历史,殊不知雷根真干过演员。……干过是当过的意思。当然或许他亦真干过(Fuck)——合情合理。
这片是去年出品,女大生网友小甘介绍我看的。我心想小甘八成看不懂这个梗。我也不希望年轻人嫌我啰唆,后来与之讨论时跳过此处,只说本片挺好看,我喜欢胖神父与胖妞的角色。


手写日记六月张万康 六月十日 热 尼采在山中行走的心情

席梦娜‧哈普蕾终于封后,法网。
我对她充满同情。她的身形、努力,给我残而不废的感觉。尤其逆转胜,不容易。
「我们一起睡大觉(睡猫觉?),一起喵喵喵喵喵……」昨听到歌词是这样的一首好歌,乃友人王士元、苏玲慧夫妇为他们的猫拍短片,所配上的曲子。后来咕狗一番,歌词不是睡大觉也不是睡猫觉,而是「学猫叫」。我觉得这样就弱掉了。若是睡大觉、睡猫觉才给人安稳踏实,可爱满足之感。养猫的人不会很希望听到猫叫的。猫若叫不停那是牠遇到困难有所求,让主人担忧。这歌是对岸作的,让我讶异佩服。因为流行歌向来是台湾、香港擅长的,尤其台湾。
昨晚看法网前挖鼻孔玩鼻屎良久,搓成老大一颗、数颗,思索谦虚の奥义(早前对我妈奉劝一些话语共勉)。亦想起高中时常把鼻涕黏在桌底,结晶成好多钟乳石。


手写日记六月张万康 六月十一日 雨 勿忘杜普蕾真心的笑容

昨我写错,法网封后,应是哈蕾普,不是哈普蕾。
可能有个大人物叫杜普蕾,一时我就搞混。

杜普蕾是大提琴天才,少女时期在英国走红。傅聪说马友友比起杜普蕾差远了,没得比。这番话颇有「盖叫天算什幺?说起他师父李春来,那才有两下子!」的相似神韵、口气。——这是李晓 1980 年代の短篇小说《小楼三奇人》一段。盖叫天是海派京剧的一代武生。

傅、杜本好友,傅之赞言,多少有友情力挺的成份,但杜之非凡,让傅敢这样强调。倒也是。

杜普蕾与邓丽君都活 42 岁。戴安娜王妃活得更短, 36 岁。去年我在油管找到年老的傅聪受访,记者请他谈老友,傅用英文说我思念她至极。我觉得傅聪既是在演热情感性,亦是真情流露。

据说,杜在老公外遇、忧郁、肌肉无力等怪病与状况下,向胞姊提出共享夫君的要求。据说(?)姊姊与姊夫本为难,但见妹身心失调而受苦,于是就弄下去了。我个人认为这是一桩美谈。这就是杜普蕾的纯粹。三人皆很有礼貌、教养,只是——有些事儿,还得办。


手写日记六月张万康

六月十二日 晴雨交相配

中部某大学一女老师在脸书上谈到「中国」、「大陆」相关用语的师生小纠纷事件。在课堂上,一个学生看她说话时一下中国,一下又大陆,建议她都用大陆,于是不愉快了。

基本上,这个老师是统独议题╱族群议题的小小受害者。她的脸文叙述身为外省某代的伤痕、阴霾、压力。那位不满她的同学可能不知道自己伤了一个受过伤的老师。But,老师向同学表示你这样对我是做信仰上的检查(意即思想检查),我觉这话重了点。此乃她自身敏感,还是他真的在施压,审核,检查?老师的文章中无法确认那个情境。

有可能,这孩子也是统独╱蓝绿诡题的受扰者(新一代没啥省籍矛盾,但仍受那些诡题滋扰)。总之他二位有点儿搞成了「相煎何太急」。~~题外话,相姦何猴急一样是——不允许!!!!!!!

也兴许,他只是觉一下中国,又一下大陆交相乱配,不自然,耳朵痛。自然——很重要。他是否看出老师你既非台派又何须如此委屈?也或许他柿子挑软的吃,何不去找满口台独、本土、爱台湾的老师来槓?

在当前的政治空气下,在台湾敢用「大陆」一词的学生是否越来越少?若说社会人文学科、文艺学院,那显然少。这同学算弱势,或少数,就算不肯定他,亦要接纳之。怪咖不见得是妖花。1986年大一开学,本班有个同学上台自介,自称台独,要大家追随他。全班哄笑,当他神经,但接纳他。那种哄笑是欢笑。他在班上四年来人缘最好。他若早几年出来讲就麻烦了。现在的孩子也麻烦,你不入同温层,脸书要你好看。


手写日记六月张万康

六月十三日 晴(情)SpotLight

我个人几乎都称对岸“大陆”,偶尔称 “中国”,自然就好,顺就好。如果都不用,那用对岸,那用对岸。“中国大陆”太长了,烦人。不然也可以称“神州”,我们则是“鬼岛”。所谓“神鬼战士”,神与鬼听起来很厉害。“鬼灵精”算骂人的话吗?“神经病”算。如果真觉鬼岛不好听,那叫桃花岛好了。这是武侠小说的梗,合着金庸统治华人圈,而且命理老师会告诉你,桃花代表好人缘,不一定代表爱跟人勾搭或相干哦,别乐疯啦你。

其实,按民间灵异学说,神就是鬼,鬼就是神。鬼是小神,低阶的神。高阶的神是好比观世音菩萨那种份量。大陆是高阶的神吗?别忘了他们是无神论,电影的片名不能有鬼字,妖可以。既然都无神了哪还来高低之说。其实妖才可怕咧,两岸文青一大堆思想妖妄的,自认觉醒、进步,很努力抛开老观点。这个努力的劲儿本身就很妖,想要自己很潮!先把潮吹抠出来还比较实际。

我称 “大陆”,因为我来自人民。你去中南部乡下晃晃就知道,不分蓝绿,台客们大多称大陆(用台语),投给绿营的人一样这样说,习惯了。反观读书人、文青、进青、觉青强调非用中国不可。他们自认具备拆穿历史真相的聪明或智慧,却不懂禅宗「见山还是山」的道理。文青时常认为他们被历史骗了,这没错,但他们找的新答案也还是错。或者这样说吧,纵然那不是错,但他们不知道那只是论证的过程,如果执意踩在这个点上,那就驴掉了。从老套进入新的老套,他们很需要套人与被套。大家都成了色情狂。
(编辑说偶尔可以两页,所以请见下页)

手写日记六月张万康

续(忧国忧民の老尻)

要从人民身上学习,才能学到自然而实在的养分。人民的语言有一种自然生成的情味。所谓顺水人情,顺与情很要紧。这幺说好了,学台客称大陆,却又支持独立,这才妙,让北京政府摸不透台湾人想啥,这反而才能水到渠成,一步步促成独立。尔后就算还是没法独立,好处也一直赚到,多好!就像一个小三没有名份,但户头里都是钱,还可以养小狼狗,然后有时又可以真真假假演个哭戏「女人真命苦」、「感情的事我最懂」,多好!

你说这很丢人耶,我们不是中国人为何要听他们的称大陆?——错,我说啦,本来就是称大陆,不必庸人自扰。而且我们本来就是中国人,台独其实是「脱中运动」,不想再当、再被叫中国人,只是这样。除非你是原住民等少数民族。问题是政客深怕台湾人承认自己是中国人就让台独的理由不够充分,怕台湾人变来变去(怕选票跑走),于是创造出台湾人不是中国人的各种论述来釜底抽薪,与中国的关係彻底切割,甚至可以谈到闽南人本也不属中华民族,或希望台湾的本省人都自称我是平埔族那还更好。那些政客如果真心搞台独,理应坦承台人(大多)是中国人,而不是耍弄百姓,研发、建构台湾史神话。简单说,你不承认你是中国人,你还真搞不动台独。努力破解“中华民族”或宣扬平埔族,最后其实我们什幺都不是,只是还在学习用火的长毛怪,或还不会直立行走。台人不光是华人,而且是中国人,就这幺乾脆,因为本来就是。这个基础站稳了,才可以进可攻、退可守去“玩”真假统独。才能「撩妹」。台湾要懂怎幺去撩「婶州」(就是神州,我有乡音)。(完)


手写日记六月张万康

六月十四日 晴 景美小8咖啡

世界杯在即,俄罗斯、沙乌地的开幕战,简直是联袂兵临城下,杀来小8 café。我和店员小杰、老闆小许,一起孜孜讨论胜负各种可能,时而情绪高昂,时而鬼鬼祟祟,天机被我们洩漏没有?我看天机当我们仨是屁。

小杰这个孩纸,是个很灵光的青年,反应特快。记得除夕夜当天下午,小8仍营业,我在柜台与之闲扯淡,忽有感而发笑曰:「小杰啊,你有没有过一种想法,就是这家店里里外外的客人、行人,或是一个广场上所有的人,在几十年后或100年后全部会消失……想到这个,让你一瞬间感到有点恐慌……」小杰听了朗声答覆:「不会!尻哥,因为我还年轻!」

我听了他妈笑翻。我们小杰不愧为景美小禅师。我尻装逼,我杰立刻给你破解。

前阵子,店里来位打工的新秀,她推甄已经报了,等高中毕业,就来小8打工。上个月我们第一次对话,只因这同学害羞,故此昨天才进行第二次对话。第一次是在柜台我顺口问她推什幺学校、什幺系,她声音超小,我全听不见,且她不敢直视我尻这种奥烂老人。我只好说:「你很害羞齁?」她突然放声说:「对!」


手写日记六月张万康 六月十五日

这几天替哈鲁梳毛,挺费工夫。

看到柴犬的毛在桶子里集合成一个大毛团,颇有成就感。而且疗癒。

看到壁虎在我们家墙上跑,我心中一凛,误以为是老鼠。我们家的壁虎很肥硕,总是发出咯咯的笑音。

后院的老鼠终于走了。我把他们咬破的木墙洞口用两块砖头塞住。拿竿子去敲他们的住处,他们在里面跑,有了危机意识。原本,我去里长那边取老鼠药,他给我七大块,问我够不够。他与里办公室一大婶一起告诉我,你放老鼠药时候别跟旁人讲啥「我要放老鼠药」,否则很玄,他们不会去吃。这让我灵机一动,既然他们听得懂,那我试着与之对话,劝导他们离开,不然过后会发生危险,可别怨怼我了。(我不想用极刑对待,惟去年秋天至今以来的几波鼠患,我已用过太多柔性方法。)

终,他们搬迁了。此事给了我一些启迪。

老鼠如果有松鼠的尾巴,就会变得可爱。他们如果不要住在下水道,身上的细菌就少很多,这样我或许可以包容且共生。可他们何尝愿意在那边苟且营生呢?


手写日记六月张万康

六月十六日

世界杯开幕战,沙乌地0-5惨败于地主俄罗斯。搞得我、许老闆、小杰也大溃败。我们下午在小8 café相见,都他妈笑翻,把沙乌地婊翻。固然我们评估俄国佔上风,但在运彩的赌法上……好呗这事複杂了,我就不细说。我只输200元,他们的手笔大得多,比我痛快。也奇,我们仨居然输比赢还欢乐,狂笑良久。

由于这个小专栏,我娘是会看的,所以在此声明,我只玩个开幕战意思意思,娘亲甭跟我啰哩叭唆的,世界杯四年一届,我能再活超过十届算长寿啦,还不能老年癡呆或挂尿袋才算活啊。

昨看见FB友邻写自己沉醉席丹的往事。我想起06年那届席光头在参赛前宣布世界杯后退休,于是那届成为他「踢一场少一场」的经典系列。他最多可以踢七场,真完成了。冠军赛输给义大利。但他也算玩够本,报纸上「秃头袭胸」事件的篇幅还比义大利捧杯的篇幅还大。

回忆被勾动后,我去Ptt的世足板找到当年我用一个今已废除多时的ID(acrossing)所写的多篇足球文;版主将之备份,
故仍在。其中有三两篇写到席丹。说来我为他写的不光那些,记得有篇标题叫“在光头上栽花”或“在光头上栽一朵玫瑰”之类的?当然是歌颂这位男神的;可惜板主似未青睐,约莫义大利球迷不悦所致?记得本有备份的?

p.s.我那个ID因几个月没上,被系统砍掉后,另有他人以此ID去注册使用,那不是我了。至于我的另一ID:molisaka,也是太久没用被砍,是否另有他人以此注册,我没去查。任ID陨落,自命凄美也。

那个系列的席丹文,让我认识一尚在读北一女的网友,联络到她大二或大三时失联;没见过对方。另一喜欢席丹的女网友住台中,本就认识两年多(2004春天认识),当时她二十出头岁,第一次看世界杯,疯狂迷恋席丹的程度让男友有点吃醋起来。我们当时算是笔友,通电邮,当年秋天我去台中在街上与之偶遇认出,真是太巧;之前两年多来未曾谋面。

话说我用email问那台中女孩,你对席丹会有性幻想吗?她认真的回覆我:不会耶,我没想过这个问题,因为我把他当神。

p.s.现在我用的这枝蓝笔,是运彩店的。我疑似因运彩失利而不小心把原子笔带回家以作补偿?……或曰:纪念?


手写日记六月张万康

六月十七日

本届世界杯没有荷兰,也没有罗本。上届荷兰及其头号大将罗本很出风头。那罗本轻鬆抬腿就过顶,划出一道彩虹似的,把球从天空一脚摘到草地上。一般人的手都没他的脚灵活。而且罗本丰采迷人,在高张力的球赛中有一种看淡的潇洒;不油,也不装高僧或绅士。

(插图:罗本 Arjen Robben)

说到荷兰,我个人毕生推动台荷统一,希冀台湾重回祖国荷兰的怀抱。荷兰的名号很多,尼德兰、大取(Dutch)也是指那地方或那边的人。所以我觉得台湾也不必太执着自己叫啥名。梵谷是荷兰人,却跑到南法画画,照台湾的逻辑,他很不爱荷兰。我觉梵谷的内心世界很宁谧,所以才能画出狂野的作品。高更比他叛逆得多。塞尚的画面很稳定,但我觉得他脾气很不好。梵谷很温柔。

远嫁荷国14年的学妹,两年前与我在FB相识。大学期间我俩在学校有段重叠的时期,却同系不相识。我这学妹除了会绘画,大学时跑戏班子,学歌仔戏。似乎她不觉自己特别有才,就只是一股热呼劲。我想真正谦虚的人就是这样,专注、投入于一件事物,不会把自己放大。举凡西方歌剧、芭蕾、现代舞,中国的崑曲、京剧梅派,乃至「中国好声音」的聆赏,学妹堪称慧心慧眼。张旸、李幸倪的〈红尘客栈〉就是学妹介绍给我的。

凌晨秘鲁0-1败给丹麦,攻半天却被破门。秘鲁球员憨厚质朴的脸,让我感到暖心。

我学妹也喜欢罗本。


手写日记六月张万康 六月十八日

锯锯锯……

週五,公园来了一个工程公司,把公园的树木努力锯了几圈。週日,又来了。还在锯。我总觉得他们挺不怀好意,有虐待狂。也可能我多心。他们修整、锯断树枝的行为是在保护树木?还是在乱整植物?是防颱的必要动作?还是在驱赶、消灭鸟类,还是找到了名目包工程而开心……我看了真的晕。附近有个国中,连主干都砍到树变矮,存心要让树重新长,不要你有叶子。本来国中的那排树上有台湾蓝鹊做窝的。这是国宝鸟,嗯,好的。

为何要这样大张旗鼓?是例行工作,还是有居民检举公园的鸟类太多?我不想跟工人求证。免得听了更呕。这幺盛大的搞法过去没见过。

公园的鸟类受了惊吓,蓝鹊跑到山边的竹林那头低飞乱窜。几只蓝鹊很不安的乱飞。工人走后,三只麻鹭出现,他们在一个比较安静的角落,叫声变了,像是彼此诉说什幺。

蝉鸣鸟叫的日子在减少。


手写日记六月张万康 六月十九日 阴雨+晴

在北非的摩洛哥,有个阿斯特拉山脉,那边的山羊有个特色,会爬树吃果子,而且爬很高。前两年有个挺冷门的UDN频道(已撤台)播出一个法国旅游节目,我无意中看了,惊豔。其中会爬树的山羊是那集的一个亮点。
牠们爬的是什幺树?
吃的是什幺果?
这些我忘了,后来查询网路,叫阿甘树,当地叫它“生命之树”。此树生出一种坚果,果油可以做美容护肤。

重点是这些山羊,长得可爱极了,跟猫一样,什幺花色都有,此外肚子的毛很长。牠们好亲人。

除了爬树爬成夸张的镜头,——好比站立在树梢却很稳,比夏卡尔画的羊还奇幻,简直是雕像站在树梢,违背物理学定理——这些山羊也会两脚站立于地,然后用前肢去攀在枝干上去吃高处的果子。对他们只是一种实际吧,但我想他们也培养出某种玩兴,爬树是爱玩,不光图吃。

人类,可以分出很多种类,人种、民族、族群、族裔,或按居住地区,譬如几大洲,又譬如每个国家可分南北或东西。鄙人我尻住在天龙国的景美,那我算天龙国的南部人了这是。~~各种区分方式,如果是出于善意,那得以见识多元之丰富,各有千秋,各有生趣。只可惜人类在做区分时,常是出于恶意。或本无关善意恶意也给扭成恶意、长出恶意。

在我们中国文化里,山羊与绵羊都叫羊。在洋人的字典或口头上,绵羊与山羊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单字,在字面上并非分(归)在「羊组」,在科学分类上好像也不这样谈?……由此观之,生物(包括人类)的分法切入点很多,难以一概而论,说了都成白说,都是虚的知识?一场自幻?彷彿生物(包括人类)只成了符号,而不是个生命体了。

在台湾南北之分扯入政治,只是没有蓝绿的政治性那幺直接的把人分成蓝绿两种来做敌我辨识,可在老外眼里我们大多都是黄种人。

最近世界杯有摩洛哥队,我想起摩洛哥温驯且三八的山羊。


手写日记六月张万康 六月二十日 好乱(的字)。越骂越流行。

◎听说短期内又发生一桩分尸案,另又有其他兇杀案啥的。
分尸让很多人大呼残忍。可我觉得杀人,尤其把人杀死或杀成重伤,或殴打或凌虐他人的这些状况,才是让人揪心的重点。人如何避免情绪失控,避免暴性,这才是问题。

◎至于分尸,兇手的目的是灭证,这是处在慌乱的状态去做的事,可说很笨。道德与法律上该去自首,但闯了祸想掩盖。此时与残忍不一定有关了。

◎若说他很冷静呢?所谓冷血。我想这是在慌乱中意图冷静、克服恐惧、克服残忍(他认为须把分尸执行妥当),总之目的还是灭证。

◎如果是设局害人又是另一种状况。曾有一日本男子在法国期间,把女同学叫来家里,记得是姦杀?然后分尸,放冰箱。他是设局,预谋,可见犯意很高,这就很扯了。记得好像还吃了她的肉。这兇手很可能自认强大,他的冷血属变态,故此不显慌乱脆弱。他做的都是他一心想做的事。他该接受终身或长期治疗,甚至给予死刑亦可成立,都可。我觉死对他不一定不是好事。——这句并非冤冤相报。克服死亡是他想做的功课。

(屁屎 peace)

◎以上倒不是说临时起意的暴力伤害就可以被容许或原谅。即便谈原谅、宽恕,兇手该付出相当代价,这没错的。我只是觉不必把重点放在分尸上头,也不必太着墨于命案地点(华山草原,这地方我从没听过)。若说华山草原聚集不少烦人鬼(自认很有艺术气息又前卫开放的人我亦不敢恭维),我觉不必放大检视?那边是否无法无天?我不知道。我比较倾向认为,普天下每个角落都可能有不幸的、不愉快的事,不必太过激动……。


手写日记六月张万康

六月二十一日

世界杯,足球热。台湾的主播们,很爱用洋文发音说老外的名字,两队在场上共22人所以至少有22个洋名巴拉巴拉个不停。

他们不在意不会洋文的普罗大众。我认为即便某一天台湾人不会英语的是少数,还是要关照听不懂的观众。

如果说用西洋发音,代表準确、专业,那为何遇到日、韩的球员,他们不用日语、韩语来说他们的大名呢?用汉语去唸他们的汉文名字,準确吗?

而且请问,你会波兰语、冰岛语、塞尔维亚语、非洲国家的语言吗?你的英式拼音读法真的对吗?

或许,英国人已找出最逼近的读法来做出英语拼法,或是英国主播用法语、西语来说球员的名字,所以台湾就这样去学了。甚至台湾主播也学了点西语、法文,颇有上进心。问题是你就算可以讲出(你认为的)原音,也没那个腔口,就可能仍不到位啊。你说的只是台式西语,更何况西班牙语系涵盖範围之广,各国各路的声腔,外加当地原语(方言)交混,你所谓的原音说到底不是原音。

这方面不如参考对岸做的译名。他们语言人才很多,有一个翻译机制,会尽量找出原音去作中文译名。好比阿奎罗、伊瓜因、莱万多夫斯基、厄齐尔,用中文来说他们,比你用的洋泾滨发音还精準、上口,饶富韵味。连梅西都用洋文来说,听了好虚。

台湾主播可以把对岸翻译的毛病作微调即可。他们习惯把每个音节都拆开,于是「尔」字常出现,这多余了。ex.波多尔斯基(以前的德国国脚)、马尔克斯(文学家)、博尔赫斯(文学家),凡名必尔。或是特朗普,不如我们用川普好。齐达内也不如我们用席丹好。再看,里根(美国前总统)也不如咱们的雷根好。因台湾在传统上会尽量找中文姓氏去对应老外。

(容我破例写两页)

手写日记六月张万康

(续前)

又,J罗(大陆起的绰号:前有C罗用法;C罗又来自罗纳尔多;台湾叫罗纳度)的用法很方便,台湾主播却用洋音说他的全名,若翻成中文是哈美斯‧罗德里奎兹。而昨晚C罗,主播却说C罗了。本来就该用C罗、J罗就好啦。

上页提到,那些主播一直用洋音讲梅西,这让我觉得他们够宅、太封闭了,跟老百姓隔那幺远。难道你讲梅西二字,会让观众认为“没戏”或“没吸”吗?

(插图:NO SUCK)

用中文译名来播报,才是尊重广大人民。
这方面大陆做得很好,是说老社会主义的这个观念是对的。播报是面对广大观众,尽量用中文反而自然。

试问,「英超」、「法甲」、「西甲」、「荷甲」这些字眼怎幺不也用英文或当地语言来讲?……既然爱讲洋文的话。以及国名、城市名亦然。

说真的足球还算好的呢!遇到篮球,台湾主播连术语也英文个没完。

林书豪の林来疯时期,我妈突然半夜也看他的比赛。她问我主播讲「and one」是什幺意思?……进算加罚之意,对岸叫二加一,台湾又叫小账加一。……我爸从1980年代看NBA,看到1997、98爵士与公牛争霸后就不看了。他笑云都是那一套,腻了。后来我回想,很可能是他无法听洋文人名、洋文术语而感吃力。他已过世,无法求证。

一脸友曾跟我说,他爸兴致勃勃与他一起看美国大联盟的棒球赛,但遇到主播说英文时,会尴尬,听不懂,但也不好意思问他,这个瞬间说真的是微感伤。

我爸是老芋仔,他爸是老台客,但都被英语推开,都被时代给抛弃了。

我曾在基隆执教一高职夜补校,一同学住万里海边,一次我去他开设的电器行找他。他爱打篮球、爱看篮球。当时正好他在看NBA,他英文不好,他说14号好厉害。那是从前爵士的年代,马龙、史塔克顿的队友。

十几年前家母曾办一个家庭式小安亲班,我帮她带小学生。一小六的胖男生,聪明顽皮,就是对功课没劲,26个英文字母仍学不来。国中毕业后他去学当厨师。挺怀念他的笑容。

(完)


手写日记六月张万康 六月二十二日 晴时多云偶阵雨

在小8咖啡的柜台我说了一大串,小杰与亦鑫(忘记是不是这样写)听了笑,小杰说我彷彿在说Rap,我说是吗?他说你最后一句「他妈的一切都是命!」好好笑。

好不好笑我是无感。我是认真说的。

上一篇日记,我修改部份,发去某站台的世足板,很多人看了不悦。也有少数人说有道理。有位陌生网友说嘘我的人是好多玻璃心。

这篇标题叫:〈用中文译名播报,方是服务大众〉。另一陌生网友说,看了标题以为很无聊,仔细看完,觉得蛮值得思考的,谢谢我说的这些,以前确实没想过这些。

以球赛来说,大陆朋友不能明白咱的灰心,生活在台湾的大陆人,才晓得台湾人看球赛的烦叹,那些主播的洋文氾滥,内容、专业则……。足球、篮球,台湾观众不乏像我这样的人,是说很受不了主播与球评,不是说每个都可怕,但平均来说叫人不敢领教。

NBA的转播,洋文氾滥到离谱,且噁心,动辄这是一个long two、late call。还有个球评叫什幺爷的,没水準到家。「xxxx队并不是崩溃了,而是瓦解了。」这什幺鬼。你不会指望他有口才,只希望他闭嘴。


手写日记六月张万康 六月二十三日

世界杯这次仍有比利时。这个小国与我老尻有点渊源,在荷兰学妹寄给我精美的荷兰货头的十余年前,我常收到来自比利时的礼物,即吴石柱老师寄给我的。

吴老在我大三时从布鲁塞尔返台执教金属板の版画。作品我都打发乱做,鬼混,他无所谓,你有你的志向、爱看书和电影就好。我现在很少看书了,以前曾追过书本。我书看再多,路上漂亮的女孩也不会鸟我的,看书干嘛?书这种东西,看过就好。女人也是,有幸会过,那就得过且过,总之就是过了。我很忙的好吗,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我得忙。狗啊猫啊老鼠啊妈妈啊,都我的事。没宅过的人你不知道宅比出去工作还忙。

吴老执教三年左右,就因故离开,此时我正服役(好坎的岁月啊)。返回比利时后,他与妻女分开,林林种种,乃独自迁居比法边界的乡下小城芒斯。此时他生活比较清贫,租了一户人家的车库,加以改装成画室与住处。他在创作版画、油画方面很努力,成日心与手都在动,执教期间就这样,自己安静的做。生活费用是够用就好,比国的社福政策挺不错,政府得帮忙失业或不适合、不想工作的人。

1993年,退伍隔年。我走了一趟欧陆,行前老师问我飞机几点到巴黎,将开车带我转转。我说我先搭地铁去13区找台湾留学生中心投宿,在此候着你。结果老师开车来机场接我,约莫是给我惊喜?……却没遇上。只因顺风飞行,我提早一大段时间就降落。后他来到13区找到我,方知错过。回想起来他挺浪漫。(明日续)


手写日记六月张万康

六月二十四日 好天气呗

吴石柱老师是天生的大嗓门,急性子,作风粗犷豪迈。他的国语有山东腔。他是韩国侨生。父母死于韩战。他的法文也有山东腔……所以搞不好更道地?……且我怀疑他的法文是简化「乱」讲一通,没啥文法可言(我学过点法文)。可他讲得很顺,也不是真的乱讲。感觉他在哪都是野放生长,信手拈来。他的法文是大嗓门大老粗的大蒜味,与山东话、韩语交织成他自己的「语言」。他可说是法国、比利时的一个「台客」。(对了,他曾对我顺口提及也在义大利生活过,交过一义国女友。)

开车载我在巴黎晃的时候,他按下车窗,朝一个法国女子「吼」了一句,一问一答间他快速开走。他驾车的技术也是一流,人车同体,一下就扭开车身,不啰嗦。我问说,你刚那句讲好快,你讲了啥,教我。他搞不懂我要问他啥,觉这是个问题吗?已经忘了此事。后来他懂我要问的了,他对该女子说的是「Vous partez pas!」好像是这样写。惊叹号是他的腔口。这得翻译成「你走不走!」才传神。原来,该女子疑似路边倒车进去,又似要开出来,而吴老想停那个车位。

意思是说,老师适应力很强,很容易「在地化」。可能从小天涯打滚,13岁(1943年次)以孤儿身份来台,故此十分独立。文大美术毕业后(他是首届或第二届?)旋赴欧陆(有无当兵我忘了问),这一待就老久,1988年才有机会返台,以执教之姿。他很不怕生,不像不少华人见了老外有卑屈感或想太多,十分自然,大大咧咧。此外他什幺粗工细活都会,在我们巴黎相遇的前一年吧,还跑去南非生活,与当地黑人打成一片,顺当水电工、油漆匠赚零用钱。(明日续吴老)


手写日记六月张万康 六月二十五日 欧陆此时也炎热

(图):欧陆河畔的柳树很美,像大钟。

1993年那趟欧陆行,我与吴石柱在巴黎会合两次,此后我返台,直到他2008年元月因胰脏炎猝逝的15年间,我们保持紧密联繫,虽没再见面过。——这我们都有预感,相见机会渺茫。时不时他寄来比利时当地平价好看的衣物等用品(吴反对名牌,说土蛋才穿),我则寄台港政论杂誌刊物、剪报给他。韩国侨生向来爱国,关心时局。

吴的外型、讲话是粗线条,手却很巧,可以把外套摺叠成小方块儿寄出。我妈每次看到邮差送来小包裹,都啧啧叹服其巧手。

“911”事件后的隔一两年,吴寄给我三条阿拉伯头巾(展开来很大一面,亦可当围巾),并嘱我转送其他两个同学各一条。我起贪念,想转给我别的好友,将之扣下。不料某日,吴打电话找我不着,我人不在家,也忘带手机。吴便打给别某同学(吴以为他已收到我转赠的头巾)。该同学后来用MSN通知我。他奇怪老师怎幺难得会找他,且特着急,说千万不要把头巾带去美国,在海关会惹大麻烦。我听了失笑,我哪来出国打算,同学也没要出国,总之他过虑了。但这事可看出美国对伊斯兰世界的过度举措,以及欧洲对美国的反感,让吴受了影响。所幸那位同学人好,也没想多问啥你怎扣下头巾啊……此同学乃安振也,大佛心人。一时之间我也没回覆老师,装没事。

过了一阵子,老师寄给我一本法文杂誌《CHOC》,内容五花八门,包括足球花絮(球员裤子被拉扯而露鸟)、穿环之夸张艺术(背部打一两排环)、中国吃狗肉调查等,啥都有。我发现在目录那页,左侧边缘有一行吴老写的小字,大意是上次给你添乱,很对不起,莫放心上。——这让我讶异、佩服、惭愧……吴在人情世故上如此醇厚细緻且创意。以我与他之间的信任关係,他绝对不会在意我怎幺分配头巾,他没责怪,只想到自己心急闯祸。这吴老真乃高人。出手若此。

后我把这本杂誌寄给台中朋友(喜席丹的女孩),因她爱穿环。寄出前忘记拍下那页,或撕下做纪念。


手写日记六月张万康 六月二十六日

这几天的世界杯,莫德里奇、内马尔、克罗斯、J罗、C罗,都很出锋头。比利时的阿札尔也不赖。只剩梅老闆还没戏。

下午在公园遛狗,一只台湾蓝鹊偷袭我两次,哈。用脚蹭我的后脑杓,我叫出声。挺像按摩。不是用喙子,不会受伤。我蛮怕台湾人打1999检举要灭鸟。

週五、週日,工人又来公园瞎整,吵屎我。这次是来洗公园的露天地面,搞不懂这幺做的目的。这些磨石子地面铺设了几年,好端端的。他们拿康普莱萨(空压机)去喷洗地面,把公园地面整个搞溼。市政府的钱就是这幺多。

一连几天讲了吴石柱的事儿,我又想起一桩。

大四时,一次在台北市东区新开的画廊,巧遇二舅昔日在逢甲土木的老同学阿吉(暂用代号),他竟在这家画廊当经理。此时,是二舅30岁因病离世的八九年后,我许久没见过这位阿吉大哥。

在我还小的时候,阿吉就来过我们家,包括我们在蟾蜍山时期的家(破木屋),以及我们后来搬去景美的家(公寓房子),都有他串门子的身影。以前的年代是这样,只要有连带的关係,大家伙儿都彼此亲切照应。所以二舅会吆喝阿吉:「走!去我二姊家吃饭。」之类的。二姊就是我妈。也不一定来吃饭,反正进进出出的。这阿吉是一个个子很高的瘦皮猴;非常瘦扁,穿个喇叭裤,烫一个捲毛头,嘴上很油,很会装熟(也真的算熟啦),能言善道。我二舅十分内向、忧郁,两人却要好,也算奇缘。

在画廊与阿吉大哥重逢,相见惊喜,想不到多年没见,他会来做这个行业。看这间画廊开在东区,该有的都有,颇有规模。于是我起了一念!!乾脆介绍吴石柱跟阿吉认识,让吴的那些大张油画能在这里展出。那些都是吴返台后画的,我去宿舍找他时常看他保持创作,十分佩服。吴在台湾几乎没啥人脉,介绍他返国任教的新任系主任只当一年就走了,故此,想不到他开画展竟然是我在帮衬、穿梭;我才大四,这让我也有点成就感。阿吉热情,吴老痛快,此事一拍即合。吴提供画作,卖画、宣传就交给阿吉去发挥。

吴的一大批大幅油画,先送达画廊的库房放置,谁晓得离奇的事件发生。某天画廊店门打开,发现库房内的这批油画有好几张遭利刃割坏。……不知该画廊是否与人结怨?我看了那些刀痕傻眼。吴的人生见识丰富,虽讶异,很镇定,换别人肯定崩溃。阿吉歉然表示,将请专业的修复师进行修复。

我记得画展仍如期开幕。但,一张都没卖出。吴很平常心。我有点糗。吴不会怪我的。这阿吉好像也没找任何客户来看,当初兴致勃勃,挺high的。

几年后(我已退伍出社会;1990年代),偶然间看到电视台做了一个怪力乱神的专题节目,报导台湾有一个人成立了一个宗教,叫「拜屌教」,创办人正是阿吉。他在一个宫庙,放置很多阳具供人参拜,在镜头前侃侃而谈。我狂笑,服了他。


手写日记六月张万康 六月二十七日 虐心

晚上拉了个大便,洗完澡,看了一下新闻。这阵子都在看足球,看新闻是个过场。但说真的没有足球赛,好像我也不大看新闻了。……这样说也还是不对,因为足球赛我也没一直在看,有时用听的(中央台的播报不错),有时也没在听,在做点事儿,写这个小专栏或抓片。大概球赛进入刺激点时再看不迟了。

没办法一直看的原因之一是台湾爱尔达的播报素质很差。

话说看新闻时,有一段是,东森台的记者,一女二男(文字、摄影)去西伯利亚拍了一个专题:棕熊。
或许那不是西伯利亚,我记错,总之是俄国。本届世界杯的主办国。
看了很无言。
政府并未禁猎棕熊。猎人不断捕杀他们。冬天,熊冬眠,顺生小孩。猎人把母熊杀了,把小熊送去马戏团或怎样,或,任他们死活(如果他们在森林未知处)。
女记者在公路旁,不断见到路边卖棕熊标本或全尸。镜头中她没说话,看得出她冲击不小。
一个俄国老头和他夫人,率领全家三代人,一起来这边做守护小棕熊的工作。记者访问他们,看得出他们人力还是不够,资源也有限,是志工。他们是做多少,算多少。老人说,一方面要保育这些小孤儿,一方面不能与他们太亲,因为年纪还小,容易对人类起好感,社会化,以后野放麻烦。

在台湾,无论做野生动物或街头动物照顾的人,亦是苦力,孤军。本质上,与照顾棕熊的这个俄国家庭是一样的,或说近似。只是这几个俄国人更「戏剧性」,深入森林,远离人类,四面是冰天雪地。

我觉得AV女优很伟大。她们在这个残暴的世界,只能独善其“身”,用性的爽感让自己在难以摆脱的红尘间亦遗忘人间。


手写日记六月张万康 六月二十八日 德国国殇

我在六月一日的日记,写过我曾买南韩国家队的足球衫。想不到我该穿上它了。

昨晚,午夜前后,韩国2-0把上届冠军德国送回家。虽然韩国自己也下课了,瑞典、墨西哥晋级,但这个退场的身影也太闪了。

这是谁也写不出的脚本。

台湾没几人会买南韩球衣。记得是2006年那届开赛前买的。那届南韩也是大闹小组赛,以第二场1-1逼和法国算是震撼。差点让席丹没法踢入冠军。老韩第三场0-2败给瑞士才遭淘汰的,本来积分4还领先法国哟。

午夜在便利商店买菸,与店员、三陌生男子一起谈了许久的韩德之战。

是晚,赛前吃晚餐时我满脑子足球,差点把下排牙齿最中间的两颗咬坏。好险守住了。

当时,我持筷子将一部分滷蛋夹起送入口中,不专心,急了点,距离、角度没算对,牙齿咬下滷蛋之际,也把两根筷子用力咬下去,顿时牙齿震麻了好一会儿。
——这是教训。


手写日记六月张万康 六月二十九日 燠热

在我们家这一带,有时在路上会看到一对很奇怪的男女组合,说情侣档应可成立,总之是一对伴侣、友伴吧我想。

大约十几年前,这男的是个小胖子,还在读小六或小五,从他身穿制服、背着书包可明白。

这女的,总陪在他身旁,看起来是菲佣,东南亚脸孔。当时年约三十几,现在大概四十好几,甚至五十岁也可能?她的年纪不好抓。

重点是,他们在路上除勾肩搭背,总边走边互摸,嘻皮笑脸,很不检点。

男孩老涎着猪哥唾液(得用台语更传神些),两眼发春,笑咍咍。对性好奇,或甫获性启蒙。他似乎不懂或不在意外人眼光:这个小学生妨碍风化啊……

女方的神情,则似有羞笑,却又随便他。她露出无奈又有点喜悦的一种笑,由着他。比起那小男生,她比较意识到路人在看他们,却又一点也没在怕的。她的笑容是羞笑还是老成?——都像。她有点儿害羞,但并未不安,神态自若的与他一路走着、摸笑着。主要都是他在鹹猪手。

他俩身高相仿,都一米五几。小胖子在小五小六还算高。女方皮肤黑、大眼、阔嘴、扁鼻;我的描述并无取笑之意。应该是菲国人,且感觉是艰苦出身的人。

我想他们引人侧目,行人不免咋舌。那样色色的摸与笑,很怪,不时也会香一口。

十多年后,他们还在,我也还在。路上仍可望见。不一样的是,男孩抽高成大个儿,搞不好有一米九。他是个大块呆,虽不到癡肥的地步,但肉也够多的了。女方看起来没什幺变化,十多年前就「老起来放」。他们还是很要好,形影不离。

不同的还有,少年时期的他除了好色,并无异状(也可能我没看出?),但现在的他一看就是身心障碍状。除心智迟缓,走路不是很顺,似乎这几年来出过岔子?走路打摆子,五官拉扯。

还有,他们比较没边走边摸了。或是老早就没这样了,只是在幻觉上我当他们还在摸?总之这胖男士与中年女子还算挺快乐的样子。

夸张来形容,我从他们身上看到鹣鲽情深,一直陪伴彼此走下去。

十多年前的我,内心颇震惊、质疑他们色情摸走的画面,觉这是搞啥鬼啊,儘管我不会冒失去干涉或通报社会局的辅导单位。

通过漫长时间,我觉像是学习到了什幺。


手写日记六月张万康

六月三十日

【三八的墨西哥,与非洲、亚洲的足球队,总有一天会踢入决赛或夺下冠军的,我相信会有这一天。】

也巧,昨天没足球赛。小组赛踢完,各晋级队伍都放工一天。今晚开战16强,而我的手写日记专栏也在今天下台一鞠躬。

昨天日本0-1负于波兰但晋级。惟日本欠缺运动精神,寄望同时间另一场的哥伦比亚帮他们守下塞内加尔的反扑,这种心态颇要不得。不过我想,台湾的媚日派肯定为之辩护、缓颊。我相信日本对足球有点高度的人亦不满日本这样的踢法;晋级是好事,缺点必须指出,一码归一码。在历史、政治、社会问题之种种,台湾的媚日现象同样让日本有点脑子的人哭笑不得。有一位本田先生说,台湾的某部电影很离谱,对日本殖民台湾时期的美化竟然是这样子搞的……算了我讲到这里就好。

我对日本有好感,它是这个世界上最冰清玉洁的美丽国度。欧洲也美,可它的美我不会用冰清玉洁来说。欧洲是偏自然随兴,又结合庄重大气与质朴的美。当然,世界各地各有其精采、殊胜之美,我这里是指文明进步方面的美。

去年底,拜友人KT导引之赐,我在京都五天四夜,那真是个很优的地方,可说它的美治好我为期六个月的痔疮。京都该受我的屁眼一拜。我这话无不敬,只是礼轻人意重。

因为太投入于世界杯,我鼻子旁肿出一个大脓痘,晚上补眠三小时,吃了小玉西瓜后身体好了许多。

台湾的西瓜(无论大红或小玉)以及高山茶(高山乌龙)是我的最爱,其他地方没这幺好的西瓜与茶。这十几年来的小玉西瓜不如从前的好吃,果肉不够鲜黄,口感不够清新。今年却有复甦的态势,我今年买过的都挺好吃,那个气、味唤回我从前的记忆。……我还喜欢现剖的椰子汁,只是很少吃,常忘记它。新鲜的百香果汁我也曾长年迷恋,今年却忘记它,只喝过一次似乎。

为什幺我那幺爱之,却常遗忘呢?……这似乎语带多关。

麻将与篮球比较像,一个暂停或中断,整个局面改观,领先波段起伏不定。足球在开战后的走势就很明白,一旦压住对手,持续攻下去常终有收穫。反之弱旅若思想、战略战术、执行、意志力都对了,那个可以逼和的势头也很明白,你会感觉到它有能量去挺住逼和。若说爆大冷赢下,也有可能性在的,虽属天机也。篮球赛的弱队是很难爆冷的,足球的弱旅逼和就算爆小冷。可以这幺说,足球比篮球「平等」,让弱者亦可一搏的机会更大,戏剧性的空间也更大。我想足球的世界性大过篮球,主因之一即其平等内涵。于是也可能有了博爱,与谦卑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